經裡形容出征的人想到家中的荒涼景象,用「伊威在室,蠨蛸在戶」來形容,就是說屋子裡有了土鱉,門上掛滿了蛛網,蠨蛸就是蜘蛛。蜘蛛結網捕蟲是人人都知道的,人人都見過蛛網、碰過蛛絲,卻不是人人都
認得蜘蛛。
  少了人們的關心和喜愛,任她在樹間、石間、草間自生自滅,任她在棚裡、屋裡、亭裡孳長生息,似是無所可用。正像莊子說山中的大樹之所以未被砍伐是「此木以不材得其終年」。或許就因著人們不覺得蜘蛛好玩,不覺得蜘蛛可愛,讓這些平凡、害羞又專躲在角落,不強出頭的小生命代代延續,保持著寶貴的多樣性,真是「上天之載,無生無臭」,大自然孕育萬物,沒有聲音,也沒有氣味。
  人們窮其一生,研究學問,就像蜘蛛在織她的網,不同的蜘蛛織出大的、小的、完整的、破縷的網。結網的條件沒有兩個是一樣的,世間也沒有兩張全然相同的蛛網。可是不論是什麼樣的網,織網的總是充滿希望地端坐其中,一如每個做學問的人都有著自己的理想和夢,樂在其中。
  幸好也有人像蜘蛛結網一般樂在其中,我們才能展眼看大一點視野。陳世煌老師用認真、執著和一番熱愛自然的赤子之心擁抱蜘蛛多年了,從最近身的蛛絲和蛛網,牽引出臺灣的第一本蜘蛛圖鑑。「行遠自邇」從最近的地點開拔,走向遠方,這便是寫這本書的人做學問的精神,也希望用這本書的人能深自體會這份精神。當然這本圖鑑是實用的,藉著他,可以一窺蜘蛛的網底乾坤。
  且善用這本圖鑑多認識一下,看似熟悉卻全然未識的蜘蛛世界吧。
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
生 物 系
誌於2000年歲末